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陆花】不知05

有点虐,虽然虐的地方只有一小段,不过我写的都心疼,大家看完不要打我。以及这一章有一个关键人物出场啦,不过大家放心,这个人和花花并没有任何暧昧情愫,前文请戳:01 02 03 04


一顿食不知味的晚餐之后陆小凤和花如令见到了传说中的无间涯主人,一个头发花白,容颜普通的妇人,对花如令和陆小凤很是和善,若不是为二人带路的仆人对着妇人毕恭毕敬行大礼,陆小凤准以为这不过是个富人家养尊处优的老太太。

 

“花公子的恢复情况很好,这毒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坐于上首的无间涯主人很清楚两个人目前最关心的事,给了两个人一颗定心丸,“至于他所中之蛊,目前看来对他的身体并无伤害,我已经飞鸽传书给我一位精通蛊术的好友,他这两日也该到了。”

 

“多谢神医愿意收治小儿。”花如令站起来,对着无间涯主人长揖道谢,陆小凤也跟着真心实意行了个礼:“多谢神医。”

 

那妇人笑着摇头:“花庄主和陆大侠不必见外,送花公子来的小子给够了诊金,收了东西好好办事,这是规矩。更何况我也听过江湖上关于一些花公子的传闻,对他算是神交已久,那小子能带他闯到这里,也算是缘分吧。”

 

“若是神医不介意,老夫想亲自感谢将小儿送来的人。”花如令与陆小凤对视一眼,请求道。

 

“没问题。”那妇人点点头,扬声道,“小七,你去看看那小子在哪儿,把他带过来,花庄主想亲自向他道谢。”

 

等了大概半个时辰才有人在门外通报:“禀谷主,人带到了。”此时陆小凤正在讲自己能想到关于花满楼失踪中毒这件事的所有猜想,从所中之毒的种类到中蛊背后是否与苗疆有联系,再到这江湖上与花满楼可能有怨的人,分析来分析去却也没分析个所以然出来。听到人到了,妇人笑着打断陆小凤:“行了,现在人带到了,你可以好好问问这小子,他一路带着花公子来到我这无间涯,对事情应该有些了解才对。”说完就让人进来。

 

一个极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和陆小凤一路上所见的无间涯仆人穿得一样,都是黑衣。脸上戴着一个简陋的铁面具,只露出一双蓝的妖艳的眼睛。那男人进来之后就对着上首的无间涯主人行了个大礼,行到一半被打断:“小子,花公子的父亲花庄主和挚友陆大侠想见你,亲自向你道谢,也问些事情。”

 

那男人便转身,对着花如令又要行大礼,花如令连忙把他扶起:“义士不必多礼,老夫才是该行礼致谢的人,多谢义士救小儿一命。”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塞到男人手里,“若是以后义士有需要花家的地方,拿着这个玉佩到花家任何产业都能得到帮助。”男人连连摆手,声音嘶哑:“我为七童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花庄主千万不要这么说。”

 

陆小凤和花如令俱是一愣,花家七童的名号虽然名满天下,但会这么亲昵叫花满楼七童的人也只有花如令和花满楼的七个哥哥,便是亲密如陆小凤也只在开玩笑的时候叫过几声,眼前这个男人却叫得这样顺口,这个人,到底是谁。

 

陆小凤站起来把他按到自己的座位上,郑重其事地长揖:“话虽如此,但还是要多谢兄台救了花兄,以后兄台若是有用得着我陆小凤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男人显得更加不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陆小凤截住了话头:“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我没有名字。”男人低下头,情绪低落下来,嘶哑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点可怜的味道。

 

“是我失礼了,还望兄台见谅。”陆小凤立刻道歉。

 

男人摇摇头:“陆大侠不必抱歉,不知陆大侠想问什么?”

 

陆小凤摸摸鼻子:“兄台既是花满楼的朋友,叫我一声陆小凤就是,不必见外。我想知道兄台是在何种情况下遇到花满楼的。”

 

“七童被圣女抓回来,让我看住他,不准他到处乱走,打探情况,同时我也负责照顾他的衣食住行。”男人说得很慢,“七童刚到的时候并没有受伤,只是被下了迷药,一开始的时候圣女待他很好,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每天会来看他一次,与他相处时不准我在场。半个多月之后圣女从他房间里出来之后就吩咐人把他扔进了水牢,不准任何人接近他,只有我每天去给他送饭,圣女仍然每日都会去看他。再后来圣女说他根本没用,说是要拿他试毒养蛊,我吩咐我把他从水牢里带出来,我就带着他逃了。本想直接带他去见他的家人,可是好容易出来之后才发现他已经中了春风化雨,圣女还在他身上种了蛊。我曾听圣女说过,中了春风化雨的人,除非能求到无间涯主人出手相救,否则必死无疑。我怕先去找七童的家人会来不及救他,就直接带他来找神医了,神医宅心仁厚,答应出手相救。”

 

他说的很简单,花如令和陆小凤却是听得皱眉,且不说那圣女是什么人,用了什么手段抓到花满楼,又有什么目的,只听这人所说的水牢,试毒,中蛊也能想象到这段时间花满楼到底遭了多大的罪,联想起今日所见躺在床上的花满楼,两人更是心疼气愤,暗下决心一定要逮到幕后主使让他付出代价。

 

不过……陆小凤目光移回显得有些不安的男人身上:“无意冒犯,只是兄台为何会对花满楼这样好,不惜背叛旧主也要救他。”

 

男人抬头直视陆小凤,拿下了面具,所有的不安怯懦都消失了:“她不是我的主人。”陆小凤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男人的脸竟然布满烧伤,显得无比的可怖。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也欢迎给我意见,笔芯大家。


评论(4)
热度(31)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