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陆花】不知06

男人抬头直视陆小凤,拿下了面具,所有的不安怯懦都消失了:“她不是我的主人。”看清男人的脸,陆小凤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男人的脸布满烧伤,显得十分可怖。

 

“我没有主人”男人重申,一字一顿,“我救七童只是出自本心,不求任何人感谢或者信任。”

 

“是我的错,兄台见谅。”陆小凤立刻道歉,虽然对这个人依然没有办法完全信任,但是无论怎样他都是救了花满楼的人,自己的问题委实有些不妥。更何况若这个人真的有什么问题,那么自己刚刚就是在打草惊蛇。

 

“我只是个陌生人,陆大侠有所怀疑也是人之常情,我不会放在心上的。”男人重新把面具戴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七童也常常说起陆大侠,我对您也算是神交已久,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行了,花庄主陆大侠今日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我也该为七公子施针了。”坐在上首的神医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笑呵呵地打断了这场有向不愉快方向发展的谈话。

 

“是。”还是那男子第一个反应过来,转身对着神医躬身行礼,“我先去准备。”说完又向花如令陆小凤告罪便出了房门。

 

“有劳神医了。”

 

“不碍事,最辛苦的不是我。”神医对花如令摆摆手,依然是乐呵呵的样子,“要谢便谢刚刚出去那小子吧,每日里助我施针要耗费的内力可不少。”

 

“晚辈愿意代替刚才那位兄台助前辈施针。”陆小凤拱手。

 

“他的功法特殊,最是适合我这套针法,临时换人只怕不妥。”神医拍拍陆小凤的肩,“你们放心吧,那小子对七公子的确是一片赤诚之心,做的一切都是只求七公子安好不求回报的。”

 

陆小凤点头,乖乖和花如令跟在神医后面往花满楼住的地方走,看起来是接受了这个说法,心中却依然不能完全放心,刚刚那个男人,总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神医拒绝了花如令和陆小凤想旁观施针的要求,但是答应了两个人晚上可以留下照顾花满楼:“施针过程虽不算凶险但也不容半分闪失,望二位见谅。但是施完针你们可以留下照顾七公子。”合情合理不容拒绝。

 

无间涯中的生活单调得很,除了照顾花满楼几乎无事可做,从救了花满楼的男人口里也再挖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倒是从神医口中知道了不少男人的事:比如男人来时也可算遍体鳞伤,闯过了所有的机关阵法撂倒了所有阻拦的人直直到了神医面前;比如男人内功功法独特神医自己也是第一次见,但却意外十分适合作为此次治疗花满楼的针法的辅助;比如男人面前在无间涯做的是最累的活——照顾药草……而陆小凤和花如令一直好奇的诊金问题神医却闭口不谈,只让他们放宽心就是。

 

神医对男人评价不错,也多次表示此人对花满楼绝无其他所图,不多的相处时间陆小凤也能看得出男人对花满楼的关心不似作伪,但心头的怪异始终萦绕不去,使得他无法真正相信男人。花如令自然是信任陆小凤的,对男人也就感激有余而信任亲近不足,男人大概也感觉得到他们的不信任,很注意与他们保持距离,态度恭敬而疏远。

 

花满楼的情况一天天好起来,虽然还是没有醒来,但是气色却一天比一天好,不再像陆小凤第一次在无间涯见到他时那般苍白无力,越发有了生气,整个人都鲜活起来。与此同时花满楼的六个哥哥接到无间涯的消息也陆续从全国各地赶到了无间涯,每个人自然都好好地谢了一番神医和救花满楼的男人。也由于六个人的到来,侵占了许多花满楼的时间,神医规定至多只能有两个人同时陪着花满楼,花家一童到六童不敢跟花如令争,除了内讧以外就只能把火力集中到陆小凤身上,如此一来陆小凤能够见到花满楼的时间便越发少了。不能见花满楼,陆小凤的注意力就放到了寻找伤害花满楼的人身上,经常找理由在做着最粗重农活的男人身边转悠套话,当然,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就是了。

 

 

 

 本来说的昨天更,但是昨天被我闺蜜拉着出去看书去了,晚上又陪我妈去逛街买衣服,所以拖到今天。放假之后就智商手速都不在线的我,有点卡文,请不要打我。下一章花花就要醒了,陆小鸡也是蛮可怜的,现在还只是好朋友已经被六个哥哥欺负成这样了,以后……弟控一个就难对付了,六个……远目。最后喜欢给我小心心吧,笔芯大家

 

 

 


评论(2)
热度(28)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