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EME】start again 01

“你这是什么意思?”马克面无表情地看着爱德华多,“什么叫作你不适合Facebook。”

 

“马克,Facebook是个奇迹,可是我对互联网一窍不通,你需要一个懂得什么才是对Facebook最好的CFO。”爱德华多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已经十年没有这么面对面地看着这张脸了,在诉讼以后,在那场还没发生的灾难之后。

 

当他睁开眼睛发现在头顶的不是自己别墅的天花板,自己身边还有个分手十年的前前前女友的时候爱德华多认定了这就是一场梦,因为Facebook股东大会将近,他的助理又开始问他:“需要帮您推掉吗?”这种问题。直到马克的电话摧毁了他最后的希望,这不是梦,他遇到了穿越时空这种完全不靠谱的事,如同那些三流小说里写的,主人公回到过去,凭着金手指弥补了所有遗憾。可是他从来不是什么主角,他是那个会被作为反面案例写进教科书的配角。他曾经也想象过要是一切能够重来,那么事情会不会不同,他去加州,他不冻结账户,他能够给马克更多的话,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在诉讼的时候他常常那样想,他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这一切发生,每一次都得出同一个答案之后他就再也没想过了,他才二十岁,他的人生还很长,为了一个错误而自怨自艾实在不是他的作风。可是当一切真的重新开始了,要想避免一切实在太简单了。

 

“你投资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你是CFO,你有30%。”马克看着和昨天告别时没有任何差别的好友,或许是有点差别的,他看起来更加成熟了,有点陌生的冷静。

 

“嘿,马克,我不是要退出好吗?我只是真的不适合Facebook,我在华尔街能做的更多,能为Facebook做得比我作为CFO更多。你需要一个你完全信任的人做你的CFO,我会继续给你钱的,我的一些投资可以取出来了,你可以去加州,那是个很好的地方。”爱德华多看着马克的眼睛,他是真心的,十年过去他早就想明白了,冻结账户的是他,把感情和生意混为一谈的是他,和好朋友(或许不止好朋友)做生意的也是他,发生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他种下了恶因就收获了恶果,他要做的就是拔掉那颗已经萌芽的即将结出罪恶之果的小苗,或许还能留存一些他和马克之间的情分。

 

“你就是我能全心信任的人。”马克开始变得有点烦躁,他不知道爱德华多怎么了,昨天以前还会纠正他的“我”应该是“我们”的人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就想要和Facebook划清界限了“我需要我的CFO。”

 

“三万美金够吗?”爱德华多掏出一个信封,“不够的话就告诉我,我下午还有事,先走了。”他确实有事,超过现在十年的眼界和信息,他已经决定开始自己的事业,不要实习不要Facebook,他应该开始他自己的生意,适合他的,他能够完全掌控的生意。他还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在诉讼开始之后他的父亲并没有如他意料中的那样对他大发雷霆视他为家族耻辱,事实上他的父亲和他的家族成了他在那段时间最坚实的后盾,他们支持他,帮助他,给了他重新开始的勇气和理由。

 

“你以为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钱吗?”马克几乎算得上是质问了,他开始真的变得生气,然后开始分析,到底是克里斯汀对爱德华多说了什么还是昨天肖恩的话让爱德华多太生气了。

 

“马克,我真的有事好吗?”爱德华多发现自己对马克没有那么多耐心了,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多活了十年,多活了没有马克的十年。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可以冲淡一切,爱恨情仇,无论曾经多么刻骨铭心最终也只会归于平淡。但是他还是轻轻地,用了他所能的最温柔的声音,这个马克什么也没做,这个马克是他最好的朋友。

 

“又是你的实习吗?还是凤凰社?”马克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自己被排在了某种事情之后的感觉,“Facebook是一个奇迹,它可以带给我们我们想要的一切。你想要的话我们甚至可以把凤凰社买下来作乒乓球室。”

 

“我们”,爱德华多在心里轻轻地笑,某种奇怪的温暖开始蔓延,他发现即使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是喜欢这个单词,当它从马克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然后柔和了眼神,他微微低着头看着马克:“不是实习也不是凤凰社,是一些其他的事。去吧,马克,去加州,去实现你的梦想,我会去看你的。”

 



这是一个花朵重生的故事。一个已经算是放下的花朵重生到第一次和肖恩见面之后的故事,他不会试图保留自己在Facebook的位置,他在试图保护自己,避免那场背叛,避免那场诉讼,他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方法。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坑,但是最近重新看了社交网络真是压抑不住洪荒之力啊,以前看过几篇重生梗,基本上忘得差不多才敢开坑,害怕不小心不知道的情况下无意识就抄袭了,希望大家能够监督,如果有任何大家觉得疑似不妥的情节的措辞请不要客气的指出来 


 

 


评论(11)
热度(77)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