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EME】start again03

马克吃了个三明治,喝了点水,睡觉之前十分郑重地告诉达斯汀:“华多来了就叫醒我。”想了想又改口:“他上飞机就叫醒我。”

 

马克睡了13个小时,做了几个奇怪的梦,醒来时发现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窗帘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一切来及房子外面的光,楼下隐隐约约传来音乐和说笑的声音,看起来肖恩又带了人回来开Party。

 

马克趿拉着拖鞋下了楼,达斯汀正一脸郁郁地独自待在开放式厨房里,对着电脑敲敲打打。马克避开了几个向他搭讪的人和笑着要来搂他的肖恩径直走到达斯汀面前:“你没有叫醒我。”

 

达斯汀从代码里抬起头来:“华多还没到。”

 

“我说他上飞机就叫醒我。”马克强调,他准备去机场接华多的。

 

“华多没打电话说他上飞机了。”达斯汀看着马克一瞬间有点失落的表情,心底有点不忍,站起来拍拍马克,“要不我们给华多打个电话吧,他可能被什么事情牵绊住了,我听说他最近挺忙的。”单纯的人往往是最敏感的,作为四人组中被称为单细胞生物的那个,达斯汀已经察觉到华多的变化,一夜之间四人组中的华多就远离了他们,也远离了马克。他给马克投资,却不再把自己的时间和注意力给马克,而马克无疑为此十分受伤,哪怕他不说,达斯汀也能看出来马克有多么希望华多能在他身边。

 

“他可能在飞机上呢。”马克一边说一边走向了他的电脑,他该开始工作了,Facebook需要他,华多来的时候他得抽点时间陪华多,至少向他介绍一下Facebook目前的情况,带他转转这栋房子,那些到了加州才招募的新人也该认识一下CFO。他该工作了。

 

马克在码代码时从来不会察觉到时间的流逝,一个小时和十个小时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工作进度。这次把他从工作中揪出来的还是达斯汀,准确的说是克里斯。克里斯和华多一样待在学校,他们都决定要完成学业,把马克揪出来的是克里斯的电话。克里斯决定要和马克谈谈肖恩对他的影响,那些通宵的Party,酒精,性,或许还有点大麻什么的。肖恩的名声可不太好,就算他能为Facebook带来巨大的利益,但是若是就这样放任他他很可能会毁掉刚刚起步的Facebook。

 

马克耐着性子听着克里斯的话,他开始对肖恩有点不耐烦。那些Party,模特,酒精,噪音。最重要的是肖恩和华多之间的不愉快。到加州之后马克已经不止一次地想过华多为什么不来加州,为什么不想做Facebook的CFO。女朋友明显不是真正的理由,那个亚裔女孩和华多看起来明显不太般配。他不懂互联网也只是个借口,他是CFO又不是程序员。至于学业和生意,Facebook会改变世界,一个毕业证书和那些小打小闹的实习或者生意怎么能够和Facebook相提并论呢?唯一的原因就是肖恩了,一定是因为肖恩。华多的怪异就是从和肖恩会面之后的第二天开始的,想想吧,华多是个穿着定制Prada的传统精英,会彬彬有礼地对待身边的人,他肯定不喜欢肖恩这样的生活习惯和作风,可是华多又不希望他为难,所以干脆就不来加州了。

 

克里斯还在说着形象问题,马克却开口了:“华多怎么样?”

 

克里斯有点诧异,但还是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了:“挺好的呀,听说他最近有几笔投资,都赚了不少。听说詹姆斯·赫克曼*的演讲他提问了,詹姆斯很欣赏他,之后两个人还一起吃饭了什么的。”

 

“他还在哈佛?”马克问。

 

“他最近挺忙的,华尔街和学校两头跑,有时候还去硅谷转转。他似乎对互联网这一块挺感兴趣的,见了好几个创业团队了。”克里斯知道的大多都是些传闻,他自己的学业也不轻松。

 

马克挂了电话,走回自己的电脑旁边,克里斯的话还在脑子里转。“他对互联网这一块挺感兴趣的,见了好几个创业团队。”“挺好的。”“赚了不少。”“詹姆斯很欣赏他,之后两个人还一起吃饭了。”华多过得很好,他没打算来加州。

 

达斯汀被马克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把电话拨回去问克里斯到底对马克说了些什么。克里斯颇有些莫名其妙地讲了,他还不知道华多和马克出问题了。达斯汀一听就知道不好,怨了克里斯几句又让克里斯去劝劝华多来加州。他彻底明白了,华多根本没打算来加州,就算来了也绝对不会留下,他根本就是下定决心要放弃Facebook了。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已经又开始工作的马克,达斯汀觉得自己愁得头发都要白了。

 

 

詹姆斯·赫克曼:200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下一章大概就是加州雨夜了,虐还在路上,请耐心等待。破冰之后的糖也在路上,不要着急,经历风雨才有彩虹

评论(5)
热度(50)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