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KA】宣告主权大作战 上

一个小小的吃醋梗,沉迷一年生无法自拔的我一周之内已经三刷了。绝望地表示开坑是出坑的最佳途径,开玩笑,灵感来自第十五集弹幕里的“谢学长不弯之恩。”和“谢学姐吓直学长之恩”。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一切OOC和不好都是我的锅。下请戳链:



Arthit靠在床头读着Kongphop的日记,Kongphop不甚专心地写着自己的报告,享受着这难得的甜蜜时光。自从学长开始实习之后他们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天天见面了,这一次更是夸张地隔了两个月才能够这样坐在一起,两个月来他都只能通过屏幕看到学长的脸,有时候学长忙起来甚至连视频聊天的时间也没有,只能通过电话里的寥寥几语缓解心中的思念。因而Kongphop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学长就坐在自己身边,伸手就可以触碰到的地方。

 

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此刻地静谧,是Arthit的手机铃声。Arthit合上日记接起电话:“P,有什么事吗?”

 

Kongphop的全副注意力都放到了这通电话上,工程师的工作就是这样,有时候一个电话就要放下手边的一切回到工作岗位,这是Kongphop此刻最不希望发生的事了。不过听起来好像与工作无关,因为Arthit回答的声音从严肃变得相当放松:“我今天就留在学校这边了,谢谢P关心。”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Arthit一下子就笑出来:“P,我又不是小孩子,晚安啦P。”

 

Arthit完全没把这通电话放在心上,放下电话就拿起日记继续读起来,可是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就没有这么潇洒了。Kongphop放下手中的笔坐到床边:“是P前辈的电话吗?”

 

“嗯。”

 

“那位前辈人很好啊。”、

 

“嗯。”

 

“那位前辈很关心P啊。”

 

“嗯。”

 

Arthit漫不经心有一搭没一搭地答着,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一抬头就撞进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有点被吓一跳地拍拍眼前人的腿:“你要吓死人啊。”

 

Kongphop什么也不说,就那么看着他的学长,Arthit看他这一副有点像被抛弃的狗狗的可怜可爱样子一时间有点被萌到了,伸手揉揉他的头发放柔的声音:“不高兴了?”

 

“那位前辈真的很关心P啊。”Kongphop小声道。

 

Arthit一下就知道眼前这只大型犬在想些什么了,不由得有点好笑:“你到底在乱想些什么,Namtan就算了,这可是带我实习的前辈啊。”

 

事实上Kongphop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高兴些什么,他的学长在学校人气相当的高,哪怕是他做教头的时候装得那么凶残也不能阻止女生们对他的爱慕,交往以后Kongphop经常能撞见有女生向Arthit告白,偶尔甚至会看到那么一两个男生。然而Kongphop从未为此不安,在此之前除了那位和P Arthit一起长大让Arthit念念不忘好多年的Namtan没有任何人能让他有“吃醋”这种感觉。诚然有时候看到学长团几个学长和自己的恋人搂搂抱抱接触亲密会有点不爽,但是那不过是小小的独占欲作祟,不安与嫉妒是全然没有的。电话那头那个素未谋面的前辈居然让他有了名为不安和嫉妒的情绪,大概是因为某次聚会的时候P Bright拉着他开玩笑说Arthit从大一就招人喜欢,露出真面目来全校最凶的人都要被萌化,要是当时带他们的教头P Tum喜欢男孩子的话那可就没Kongphop什么事了。P Tuta当时还补了一句:“要不是有P Fon在,P Tum还不知道会不会被萌化呢,我们Arthit大一的时候大概是全校最萌的吧,训练的时候P Tum对他可是相当重视和照顾,我还听见过P叫他暖暖呢。”

 

Arthit看着难得神游的恋人,坐直了吻了一下Kongphop的额头:“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Kongphop望进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面只有他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明朗起来,笑着点点头,凑过去吻住Arthit的唇,心中盘算着周六放假要去Arthit实习的地方看他,顺便带杯粉红冻奶。


评论(8)
热度(98)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