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陆花】不知01

陆小凤隐退了,专爱管闲事,最爱惹麻烦的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为了佳人再不管闲事,再不惹麻烦了。

 

消息刚刚传出来的时候整个江湖几乎没人相信,哪怕陆小凤在宣布退隐之后就人间蒸发了找他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然而整整两年,竟然没有一个人找到陆小凤。并不是说这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人能找到陆小凤了,只是能找到陆小凤的人都不愿意打扰他的生活,不愿再把他拖进这纷纷扰扰的江湖之中。慢慢的,陆小凤成了传说,也只有江湖上有什么大的麻烦事了,被卷进麻烦里的人才会叹一声要是陆小凤在就好了。江湖中闲事不断,麻烦层出,没了陆小凤,总会有张大凤李小鸡去管,这江湖还是一样的江湖。

 

而现今江湖上最大的麻烦正与一个从不惹麻烦的人有关,江南花家七公子,百花楼楼主花满楼失踪了。任何人都可能惹上麻烦,有时候你什么也不做麻烦也会找上你,可是花满楼是不包括在这个任何人里的。因为他待人最是温柔善良,他的百花楼永远欢迎任何人,哪怕是一匹受伤的野兽他也会笑着收留照顾,他从不伤害他人,对一切生命都抱着莫大的热爱。也因为他是江南花家的七公子,他的父亲是花如令,如今江湖上商场上最有名望最有权力的老前辈们都喝过他满月酒,摸过他的头,或许还被他扯过胡子和头发。他的六个哥哥在商在政在江湖,个个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江湖上风头最盛的年轻人,包括西门吹雪这样的人都是他的朋友。这样的人不会主动去找麻烦,一般的麻烦也不会去找他,敢于找上他的麻烦,必定不是普通的麻烦。

 

陆小凤知道花满楼失踪的时候正和沙曼在塞外的一个小部落暂时落脚,等着参与他们一年一度的某种节日。陆小凤半卧在那张极舒服的躺椅上,捏着一个酒杯喝酒,沙曼坐在他身边为他斟酒。他们都没有说话,陆小凤在发呆,望着桌子上那株草发呆。那是一株很普通的草,除开它的颜色是蓝色的以外,那真是一株再普通不过的草了,可是这株草却吸引了陆小凤的全部注意力,以致于让他连身边的绝世佳人都忽视了。沙曼专注地看着陆小凤,她知道陆小凤在想什么,陆小凤的朋友中对花花草草感兴趣的只有一个,沙曼没有见过的那个——花满楼。

 

司空摘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窗子里窜进了屋子,把沙曼吓了好大一跳,陆小凤倒是镇定,连身子都没动一下:“好久不不见啊,猴精,你什么时候能敲一回门。”

 

正常的情况下司空摘星总是会一本正经地反驳他:“我是贼,你见过哪个贼敲门的吗?”可是司空摘星没有回嘴,他一身风尘,表情凝重,看着陆小凤,欲言又止。陆小凤察觉到不对,看着坐在他对面桌子旁的司空摘星,笑道:“莫非你惹了什么麻烦要找我帮忙?”

 

司空摘星低头去把玩桌子上哪株草,再抬起头看陆小凤时眼神中多了一丝悲悯。陆小凤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眼神,他一下子从躺椅上跳起来,落在司空摘星旁边,揪着他的领子把司空摘星往外拽,口气里全是不高兴和不耐烦:“你这猴精也跟我玩欲擒故纵这一套,有话不说有屁不放,不说就滚。”

 

司空摘星叹了一口气,撇开陆小凤的手,居然没有生气。他没有看陆小凤的眼睛,低着头说了六个字:“花满楼失踪了。”

 

 

 

 

 回到陆花坑,突如其来的脑洞,也不知道能填到什么程度。最近都在准备考试,更新就有些懈怠,端午节会保持日更,狗狗一年生和冷闪的坑会优先完结。

 


评论(9)
热度(62)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