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陆花】不知04

花如令和陆小凤一路奔波,到达无名客栈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无名客栈虽然起名无名,但它的名气在江湖上却是如雷贯耳。只因为这无名客栈开在无间涯十里外,而所有想进无间涯的人必须得在此处沐浴斋戒三天。

花如令和陆小凤一下马就有伙计过来牵马迎接:“两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先打尖后住店。”花如令回答。

那伙计应了,殷切地把二人引到大堂的柜台前:“咱们客栈的规矩,住店的客人都得登记,还请客官见谅。”

花如令点点头,和陆小凤在那伙计的指引下说了姓名来历与目的由柜台后的伙计记录好了又亲自签了名字。

陆小凤一进来就在打量这家客栈,无间涯与无名客栈在江湖上虽然人人皆知,但他却从未来过。这客栈除了大与高之外却没有其他特点了,三层楼,一楼是大堂,客人吃饭的地方,第二三楼俱是客房。大堂之中除了这柜台外就是几十张模样大小一模一样的木桌,每张桌子配了四张木椅,样式规格自然也是一模一样,听伙计说这楼上的客房也是统一规格,一人一间,不分等级。此时正是饭点,大堂内几乎座无虚席,既有平民打扮的,也有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江湖中人也不少,唯一相同的就是每个人都十分安静,不但没人说话,就连吃饭的动作也都斯文缓慢,不发出一丝声音。花如令和陆小凤这一进来所有人都往他们看,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更没有人上来套近乎打招呼。陆小凤心中稍一转便明白了,来这里的都是有求于无间涯主人的,无间涯主人喜静,这些人自然不敢大声喧哗。他和花如令来这里也算是有求于人,自然也要按着规矩来,安安静静用完晚饭,安安静静到了安排给他们的客房休息。沐浴斋戒,整整三天,两个人虽然都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冲进无间涯去见花满楼,却还是按捺住心情,规规矩矩熬了三天。

第四天一早花如令和陆小凤就见到了从他们进这客栈就从未露面的掌柜。那是一个穿着打扮和来传信的人一模一样的年轻男人,走路毫无声息,其余的陆小凤不敢断定,但这人的轻功一定是极好的。

掌柜的见了二人,却是面露难色:“主人的规矩,病人至亲至爱之人方可进涯,花庄主是七公子的父亲,自然是至亲,可是陆大侠……这……”

陆小凤听出他言外之意,一时僵住,他只想着见花满楼,却忘了这规矩。他与花满楼是好朋友,这是江湖上人人皆知的,可是至亲,便是他自己认为他与花满楼算是至亲,可外人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还是花如令解围:“陆贤侄与小儿自小一起长大,是可以托付性命的朋友,我待他与儿子也别无两样,至亲是担当得起的。”

掌柜听了这话才松了口:“既然花庄主这样说了我便带二位去吧,只是主人规矩不能破,这陆大侠能不能进去我也不敢担保,希望花庄主和陆大侠不要怪罪。”却还是留了余地。

陆小凤听了连连点头,和花如令跟着那掌柜出了客栈,七拐八扭走了两个时辰,说是十里剧,却走过了了两片布了阵法的树林,坐船过了一条水流湍急的河,上了一座据说归属无间涯的山,从山脚到山顶,又走了半个时辰到了一片悬崖才停下。这无间涯就在悬崖下。

那悬崖深不见底,从山上看下去一片云雾缭绕,让人背后生寒。掌柜的拿出两条黑布对花如令和陆小凤道:“花庄主,陆大侠,请蒙上眼睛,我才好带二位下去。”

花如令和陆小凤自然照做了,不过片刻便被请上了一台轿子,那轿子动起来十分平稳,也就是几盏茶的功夫便停下来,掌柜的声音响起:“我们到了,二位可以摘下眼罩了。”

花如令和陆小凤迫不及待摘了布条下了轿子,印入眼帘却是一片竹林,那竹林前站了两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两人长得竟然一模一样,只是左边那个看起来面无表情更加稳重一些,右边那个则是笑容满面一副天真模样。掌柜恭恭敬敬向那两个女子行了礼,转向花如令和陆小凤:“我就送二位到这里了。”说完脚尖一点已跃出老远,很快就不见了踪影,轻功果然十分高明。

那两个女子上前对花如令和陆小凤行了礼,左边那个看起来稳重些的率先开口,介绍了自己:“在下凌冰,这是我妹妹凌雪,主人命我二人在此恭候花庄主。”说完之后探究的目光在陆小凤身上转了一圈,再开口说的话却和那掌柜一样:“主人的规矩,病人至亲至爱之人方可进涯,花庄主是七公子的父亲,自然是至亲,可是这陆大侠……”

花如令正要解释,凌雪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不能算至亲,难道是至爱?”一副发现了惊天大秘密的样子,却又很快转为疑惑:“可是江湖上不是说陆小凤最爱的人是沙曼吗?为了沙曼还隐居了。”说着便歪头去看凌冰,丝毫没注意到陆小凤的尴尬。

花如令听了这荒唐的猜测,连忙干咳两声拿出对掌柜的那套说辞。凌雪看起来对这个解释不甚满意,凌冰却点点头仿佛接受了这个说法:“既然如此二位便随我来吧。”

说完转身往竹林里走,凌雪落后一步走在花如令和陆小凤身边,轻声说起花满楼的情况:“七公子被带来时身中剧毒,那毒的作用是消耗人的元气,侵蚀人的五脏六腑,使中毒之人最终五脏六腑功能衰竭而死。主人第一次为七公子施针时他已经昏迷了一整天,正是毒力入侵血液之时。如今主人以针灸辅以药浴,七公子的毒已经慢慢被清除,三月之内必能痊愈。这毒对主人来说不在话下,棘手的却是七公子身上的蛊。”

“蛊?”花如令失声,刚刚放下一半的心又悬了起来,陆小凤也是一副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

“花庄主与陆大侠也不必太过忧心,主人已经飞鸽传书给她的一位好友,苗疆的蛊王,这几日便到了。蛊术本就起自苗疆,这位蛊王不但是苗疆最强大的部落的首领,也是苗疆最强大的降头师。七公子所中之蛊目前看起来没有任何影响,想来并不是什么狠厉的东西,蛊王来了一定有办法。”凌雪安抚道。

花如令和陆小凤却还是不能放下心来,一路上都心神不宁,问了许多问题,凌雪耐心的一一回答。也不知走了多久,凌冰突然停下脚步:“到了。”

手机码字有点糙,明天有时间的话会改一下排一下版的。下一章花花上线。

评论(11)
热度(35)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