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不二周助没有之一,不二黑绕路。墙头众多,偶尔洁癖经常杂食,脑洞巨大,欢迎勾搭(尤其是情敌)

【陆花】不知04(修改版+更新剧情)

04的修改版,也把计划的05放了进来,之前的04就不删了,基本上情节没变,就是精简了一些,再看自己也觉得很拖沓冗长,细节过多反而是累赘。感谢给我提意见的亲,修改之后其实还是不太满意,很久没写之后就感觉有点卡了,大家多多包涵。基本上设定是小说和电影的结合,两个人的竹马和花满楼眼瞎的原因都取自古龙小说,其他也有取自电影的。


前文请戳: 01 02 03

 

陆小凤自然是要跟着去的,他回来就是为了花满楼。这时候花家家大业大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花家的生意遍布天下,花如令和陆小凤一人一匹马就上了路,沿途大城小镇都有花家的生意,接到了花如令的飞鸽传书,个个都早早备好马匹和其他需要的东西,陆小凤和花如令每到一个地方就换一匹马,如此快马加鞭日夜兼行,两个人到达无间涯只用了四天。


由无间涯的人指引,两个人颇费了一番周折才得以进入无间涯。陆小凤还被来接引的人质疑过,说的是并非至亲不可陪花如令一起去见花满楼,还是花如令解围,称陆小凤与花满楼有竹马之情,知己之谊,更是生死之交,自己也把陆小凤当儿子看待,与花满楼也算至亲那接引的人才松了口,却也还是表示此事最终如何还是得无间涯的两位主管决定。而那对双胞胎主管更是夸张,姐姐凌冰沉稳,并未多言,那妹妹凌雪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前面的问题和接引人一样,质疑陆小凤至亲的身份,后面却自己给安了个说得过去的解释:”不是至亲那就是至爱啦。”吓得陆小凤差点跳起来,还是花如令用之前的说法澄清,凌雪摆摆手嘟囔了两句真没劲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到了这无间涯花如令和陆小凤才知道什么叫世外桃源。无间涯虽起名叫无间涯,却是山谷,谷中处处都是鸟语花香,花如令和陆小凤到达无间涯主人所居住的那座三层小楼就经过一片竹林,一片桃林和一条小河,据凌冰介绍那竹林桃林都是按照五行八卦布了阵,不通阵法之人若是无人带领是绝对出不来的。而这山谷旁的那座山也属于无间涯,无间涯的下人在山上开垦农田,种植蔬菜瓜果水稻小麦,养殖各类家禽家畜,供无间涯食用,这山谷中有专门的药田培育各类药材,都有专人打理,这无间涯可以说是真正的与世隔绝自给自足。


只是两人急于见到花满楼,对这些根本无暇欣赏,凌冰看出二人心不在焉,也知道两个人忧心那位七公子,看了凌雪一眼,还沉浸在自己发现的超级八卦被无情否定的失落中的凌雪清清嗓子,说起了花满楼的病情:”七公子被带来时身中剧毒,那毒的作用是消耗人的元气,侵蚀人的五脏六腑,中毒的人最开始只是感觉身体不适,毒入侵血液,人便越发虚弱,而后昏迷,最终五脏六腑功能衰竭而死。主人第一次为七公子施针时他已经昏迷了一整天,正是毒力开始侵蚀五脏六腑的时候。如今主人以针灸辅以药浴,七公子的毒已经慢慢被清除,三月之内必能痊愈。这毒对主人来说不在话下,棘手的却是七公子身上的蛊。”


“蛊?”花如令失声,刚刚放下一半的心又悬了起来,陆小凤也是一副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


“花庄主与陆大侠也不必太过忧心,主人已经飞鸽传书给她的一位好友,苗疆的蛊王,这几日便到了。蛊术本就起自苗疆,这位蛊王不但是苗疆最强大的部落的首领,也是苗疆最强大的降头师。七公子所中之蛊目前看起来没有任何影响,想来并不是什么狠厉的东西,蛊王来了一定有办法。”凌雪安抚道。


花如令和陆小凤却还是不能放下心来,一路上都心神不宁,问了许多问题,凌雪耐心的一一回答。也不知走了多久,凌冰突然停下脚步:“到了。”


一个男人迎上来,对着凌冰凌雪行了礼:“总管,谷主要见你们。”又对花如令和陆小凤行礼:“谷主吩咐,花庄主和陆大侠到了之后先带二位去见七公子,今晚晚饭之后她再见二位。”


两个人巴不得立刻就能见到花满楼,连连称是,向凌冰凌雪道谢之后便随着男人往另一个方向走。穿过一片枫林,一座比刚刚那座谷主所住的楼更高更大的三层建筑出现在眼前,随着男人进入那建筑,花满楼的房间就在一楼。男人推开房门:“二位可以进去了,今天晚上会有人来带你们去见谷主,待会会有人来安排二位的住处,晚饭也会有人送来。”说完就低头行了一礼就走了。


花满楼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比起陆小凤走之前见到的他瘦了一大圈,那床又极大,米色的被子也很大,倒显得他更加瘦削虚弱。看得花如令和陆小凤既心疼又愤怒,心疼的是花满楼遭此大罪,愤怒的是居然有人如此狠毒又胆大包天,敢对花满楼用这样狠毒的毒。


花如令坐在床边,帮花满楼掖了掖被子,陆小凤站在床边看着花满楼,一时竟看痴了。他和花满楼算起来也有两年多没见了,和沙曼去大漠之前他专程去向花满楼告别,在百花楼待了两天,两天之中就看着花满楼侍弄花草,弹琴读书,老老实实喝了两天花满楼的茶,两个人也聊的开心,说的却不是陆小凤在江湖上的经历,而是小时候两个人的糗事。如今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四条眉毛和百花楼主也有狗都嫌的时候,剪了陆小凤老爹的胡子,在花家大哥脸上画乌龟,偷偷溜到城外山上要探险忘了时间,急得花如令差点就要把江南翻过来……离开时花满楼送了两坛百花酿给他,又把从不离身的那把扇子上那价值千金的玉坠送了他作为临别纪念。陆小凤抱着百花酿,怀里揣着玉坠,走下百花楼,回头时发现花满楼还在“看着”他,突然就有了不想走的冲动。他还是走了,沙曼还在等他。他当时没有想过那种不舍到底从何而来,也绝想不到与花满楼的重逢是这样的情形。他上一次见到花满楼这样脆弱还是导致花满楼眼瞎的那场大病,他去看花满楼,花满楼也是这样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苍白脆弱,看起来随时都会再也醒不过来。那时他趴在床边,拉着花满楼的手哭,三岁之后就流血不流泪的陆小凤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对着花满楼说要他赶紧醒过来,说他们要捉弄花老爹的计划还没实行。也是那时候,陆小凤对着自己发誓,要变得更加强大,要保护好花满楼,他再也不要见到这样的花满楼。陆小凤第一次后悔了,如果他那天留了下来,花满楼说不定就不会出事。


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也欢迎给我意见建议,笔芯大家。

评论(5)
热度(54)
©相信等待归来 | Powered by LOFTER